【六四30年】永記逃亡時港人義助  封從德:以燭光守住抗爭最前線 | 蘋果日報 | 要聞港聞 | 20190601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1

  現旅居美國三藩市的封從德1966年出生於四川,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緝中的21名學生領袖之一,六四期間擔任高自聯主席兼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副總指揮。他現主編「六四檔案」網站,並主持天安門民主大學。

  流亡海外30年,回憶當年封從德表示他從清場到逃亡這一路上獲得許多港人的幫助,這些幫助他一直惦記心上,未曾忘記:「六四過後我在中國大陸逃亡了10個月,最後在國內一些練氣功的朋友們的幫助下,我們偷渡到了香港。後來港英政府及支聯會很快幫助我們偷渡出香港,法國政府再幫助我們偷渡到法國。由黃雀行動到當時的西方政府,當時都是非常支持八九學運。我在逃亡的過程中,實際上和黃雀行動聯繫過。過了很多年我才知道,(記協前主席)麥燕庭他們其實去了內地去找我,但當時我已經離開了」。

  提到黃雀行動,封從德心存感激,雖然許多人未曾謀面,但大家信念一致:「黃雀行動救助了上百號人,真的是功德無量,而且有些兄弟還因為救助計劃而在海上遇難、獻出了生命,我們作為同樣爭取民主的朋友,對此十分感恩。現在,輪到香港成為爭取民主的前線。89年的時候,香港民眾幾百萬,費了很大的心力,包括大規模的遊行,出資出力,我記得我們廣場上的帳篷及很多物資都是由香港運來的。現在30年過後,香港成為前線,我們這些流散在各地,包括在中國境內爭取民主的人士,我們都會有一致的心意,我們也要支持香港爭取民主,我們不能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,我們不能讓送中條例通過。實際上,我覺得應該要給中聯辦送中才對吧?他們應該趕快送中。」

  對於目前引起極大爭議的《逃犯條例》修訂,封從德留意到除了民主及民運人士之外,有香港富商也極力反對。他認為送中條例會讓越來越多港人離開,例如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出走台灣開始新生活。封說:「我自己都感同身受很深,因為我的書《六四日記──廣場上的共和國》也都是在香港出書的,後來就發現越來越難賣,因為香港的書店越來越不敢賣,最後就真的沒有書店敢賣了,只好轉到台灣來賣。香港連書店的老闆林榮基(店長)都要跑到台灣來。」他認為,中共會藉由各種方式加強他們的統治控制,但其實中共是欺軟怕硬的政府,如果有大規模的反抗再加上國際壓力,中共也會根據形勢而靈活讓步,因此香港除了內部需要團結之外,還需要結合更多國際力量。封從德說,北京當局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早就被打破,這是中共黨性所決定的。

  封從德多年來致力蒐集及鑽研六四史料,他2009年六四前出版了《六四日記──廣場上的共和國》,書中完整地記錄1989年4月15日到6月4日期間,從北京大學到天安門廣場、由核心人物再到關鍵內幕等過程的親歷、見證與回憶,其中也包括了中共血腥清場、學生被大規模抓捕而後流亡海外的細節。

  封從德上月接受香港支聯會及華人民主書院的邀請,由美國洛杉磯到台北出席在國立臺灣大學舉行的六四事件30周年研討會。演講開始前,封要求與會者肅立,為六四死難者默哀,之後他回顧了當年在民運中擔任學生糾察隊總指揮而後流亡法國、今年4月在德國慕尼黑病逝的張健生平事迹。封從德指,張健是他心目中真正的學運領袖,但很多人卻不知道其存在及經歷。封在會上指,北京當局正主導一場全球記憶戰爭,透過結構性暴力影響世人對六四的記憶;並透露當年學運最終失敗,很重要的原因在於學生們根本從來沒有想過要推翻政權,如今各界還是在哀悼六四,卻未想過如何結束專制,「翻了小山頭就趕緊回來,就永遠過不了專制的大山阻礙」。

  相關新聞:美罕有稱六四為大屠殺 轟中共侵人權

猜你喜欢